两性网

手机版
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两性生活 > 两性情感故事 > 早恋的她为他失去了一个乳头

早恋的她为他失去了一个乳头

2015-12-25 15:29:56    来源:两性网    点击量: 次    小标签:早恋 失去 一个 乳头

导读:在初二的下学期,他们正式地恋爱了。女孩高兴得很,因为男孩是"辞退"了原来的"老婆"之后,才做了她的"老公"的。每当遇到曾经要与她交朋友的男生时,她就会拉住男孩的手大声叫"老公",并抛过去一个不勒的眼神,心想,看你还敢来打我的主意。

  小女孩失去乳头的时候,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失去的到底是什么。一阵剧痛之后,她竟然觉得自己从此可以解脱。

  知道已经选错了路,就应该马上回头。尽管回来的路有很多坷绊,也要勇敢地走下去。你若稍一犹豫,便给了滋生罪恶的机会,便可能会有疯长的藤蔓缠住你的腿,勒住你的思维,让你的大脑在痴迷中萎靡,让你的意识在犹豫中溃烂。直到那藤蔓给你的痛苦深入了骨髓,你才可能真正地清醒。可是,伤痕累累的魂魄却再也找不到能够回归自我的路。

  女孩说,她是从初二开始恋爱的。她喜欢男孩,不是因为他有多帅气,而是因为他很丈义。她觉得跟这个男孩在一起她会有一种安全感。这是一个介于好学生与坏学生之间的男孩,学习不算太差,他特别爱打抱不平,班里哪个学生受了欺负,只要他一出面,准保能摆平。

  在她们学校,长得漂亮点的女生,总有男生或校外的混混们拦住你要和你处对象。女孩便被N个人拦住了N次。她觉得厌烦的同时,感觉到了自己不够安全,于是,她主动地向那个男孩"靠拢",因为成了他的"老婆"就不会再有人找麻烦了。

  在初二的下学期,他们正式地恋爱了。女孩高兴得很,因为男孩是"辞退"了原来的"老婆"之后,才做了她的"老公"的。每当遇到曾经要与她交朋友的男生时,她就会拉住男孩的手大声叫"老公",并抛过去一个不勒的眼神,心想,看你还敢来打我的主意。

  初中生的恋爱,无非是整天地腻在一起,偶尔有些亲密举动。他们也是一样。女孩说,去年的暑假是她最为快乐的日子,他们找尽机会,尽可能泡在一起。他们一起逛商场、大街,一起看电影、吃冰点,一起进网吧、开钟点房。在这个暑假,女孩把第一次献给了男孩,这是她心甘情愿的。她说给了他,她觉得好幸福。

  和男孩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。可是,学习成绩的直线下滑让老师和家长都恼怒了。老师把她早恋的事情告诉了她的家长,家长逼着她与男孩断绝来往,尽可能地不让她再有自由。女孩说,那一段日子是最为痛苦的,因为她放学后不与他在一起就会感觉到失落。后来,他们就逃课,在上课的时候,逃到校外,做他们想做的事情。她们不止一次地相互许诺,要珍爱对方一辈子。

  女孩说,她说这话时是很认真的。

  可是,没过多久,女孩就发现自己真的错了。离考重点高中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而自己的成绩却一降再降。妈妈向她灌输的东西也渐渐地起了作用。

  女孩开始动摇了,她开始重新考虑自己会怎样度过这一辈子。终于,她发现,男孩子也是越来越放荡了。他早就开始和社会上的小混混们接触了,有时还帮着人家去打架,有时还非得拉着自己和他们一起去蹦迪。最令女孩感到尴尬和不解的是,他曾当着她的面向别人讲述他们最亲密的时刻,他还曾经在酒后对一个混混说,只要给他磕个头,就可以把她"借"给他一个钟头。

  想到这些,女孩打了一个寒颤。她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男孩。妈妈的话一遍一遍地在耳边萦绕,男孩的举动一幕幕地在眼前闪动。

  终于,女孩醒悟了,她要未来,她要要自己美好的未来。

  鼓足了若干天勇气之后,女孩向他说出了要分手。男孩一阵狂笑,笑得她有些恐惧。他说不能分手,他说他们不是发过誓吗,他说如果分手她给他造成的伤害她怎样来补偿。

  女孩泪水涟涟。男孩不依不饶。

  在这之后,尽管女孩尽可能地躲避着他。可男孩却越来越频繁地要与她来往。他会不失时机地拉她、拽她、吼她,甚至扬言如果真的与他分手,他将如何如何。女孩在左摇右摆的煎熬中看到的是一个魔鬼。他时时地缠着她,不分场合地抱她、吻她、强迫她。女孩越来越感觉到,这个人就是流氓加魔鬼,她恨自己,当时怎么就非要和他处对象?

  女孩做梦都想摆脱他,可他却不退半步。处对象本是两厢情愿的事情,一方感觉不适合,提出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,可女孩遇到的却是一个要向她要补偿的流氓。女孩也有些怒了,向我要补偿?我向谁要补偿去?我把处女之身交给了你,你都够便宜的了!

  可男孩告诉她,不与他像以前那样合好如初,他就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。

  女孩也有些动摇了,她犹豫着、思考着、痛苦着。可就在女孩躲避他、有二十几天男孩没能在她这里发泄欲望之后,男孩打电话说,我们迟早也要有个了段,我们再在一起一次行吗?只这一次,从此我们各走各的路。

  女孩有些兴奋,很阴暗的天空一下就出来了太阳。她想,还有必要在乎这最后的一次吗?于是,她与他见面了。在那个他们做过许多次特殊事情的特殊地方,他们又一次见面了。

  女孩说谢谢你肯放过我,我很感激你。男孩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?就这么值得你讨厌吗?!

  女孩流着泪水,解开自己的衣服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以前有怜爱、有幸福。可这次,男孩如同禽兽,像狂风暴雨一样要将女孩毁灭。风平浪静之后,女孩如同遭受了一次劫难。她为自己终于走完了一段路而暗生喜悦的时候,男孩又一次按倒了她,她看到,男孩的眼睛里也有泪。她有些感动,不动真情的人是不会有泪的。她又闭上了眼睛,她想,只要明天是一个新的开始,今天,一切都由你。

  男孩又重复着刚才的一切,只是里面掺杂着更多的愤恨。又一阵风雨之后,男孩的脸埋在了她的胸间。男孩问?女孩说嗯。男孩又问?女孩说不能。

  男孩的一双手就如一对魔爪,狠狠地抠住她的肩,那魔爪就像要剌进她的心肺。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出有多痛,女孩就因来自胸间的一股更大的疼痛而惊叫起来。随着这声惊叫,男孩一跃而起。

  女孩惊呆了,自己的一侧乳房流出了血。男孩指着她大吼!

  女孩向我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说,当时她看到男孩也哭了,她还因此而感动了好一阵子,在她看来,男孩是因为爱她太深了才会这样。所以,在她确认自己的一侧乳头被男孩咬了下来之后,她心里,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么委曲,而是感觉到自己真的对不起他。

  她说,看着男孩冲出房间的那一刻,她忘记了疼痛,她反而为这个男生终于肯离开她而有一种莫大的解脱。

  在与我聊这件事情的时候,女孩说那时她还没意识到她失去的到底是什么,她也没敢告诉任何人她失去了一个乳头,包括她的家长。直到最近,看到了我在新浪的《中学生“性家教”手记》博客,她才想到了一个问题,还能哺育生命吗?以后,又怎样和自己的爱人解释?

  这个问题压抑了好些天,她才在我的热线QQ上联系了我。当我问她,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个环节做错了吗?她说,从一开始就错了。我说,最错的地方是不应该牵扯到性。如果没有越过雷池,你便不会受到如此大的伤害。她问,还有别的吗?我说当然有了,你根本就不应该给他最后一次的机会。

  容忍与宽容往往是在放纵罪恶,不幸的机会往往又都是自己给的。无论我们遇到什么事情,在关键的时候都要勇敢地说不,不仅要对对方说,更要对自己说。